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媒体报道
杂技+”,展现中国故事与意境
2022/4/26 12:04:05

来源:天津日报


  广东卫视大型杂技文化节目《技惊四座》第二季23日晚迎来半决赛,十强选手面临跨界合作舞台全新挑战。天津市杂技团演员李敬宇,凭借前两场表演《今夕何夕》《络丝》,成功晋级半决赛,联袂艺术体操运动员张昱,带来亮点十足的跨界表演《神秘巨星》。她们在台上轮番秀出柔术、倒立、滚灯、艺术体操等绝技,挑战人体极致。“太美了”“就像是一件艺术品”“雍容典雅大气”是观众与评委对李敬宇节目的评价。
  今天的杂技节目,在追求“惊奇险”的基础上,正在探索如何将杂技与多种艺术形式融合创新,如何讲好中国故事、展现东方意境。
  千锤百炼的技术
  是中国故事的底色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身着虹裳霞帔、双颊绯红、神态娇羞,天津市杂技团演员李敬宇在《技惊四座》第二季的首次亮相便惊艳了舞台。她带来的滚灯表演《今夕何夕》,是一项传统的杂技项目,双手、双脚和口,演员不仅要同时保持五盏灯的平衡,还要在地上翻滚,稍有不慎,蜡烛的油就会滴落在身上。李敬宇不仅用稳定的技术展现了滚灯的“惊奇险”,还用精准的表情和肢体动作,表达了一位新娘在婚礼上的害羞与对婚姻生活的美好期盼。
  李敬宇在滚灯中融入倒立与柔术,搭配上国内顶尖专家团队打造的绝美舞台,看完表演后的星光助推官黄豆豆忍不住夸赞,“身临其境,引人入胜。”
  而在《络丝》这个节目中,李敬宇以柔术和倒立为节目基础,化身一条蚕,展示了中国丝绸文化中抽丝剥茧的过程。“春蚕到死丝方尽”,丝绸的洁白柔滑与李敬宇灵活的腰肢动作相得益彰,共同展现了东方文化的底蕴。其中一个高难度的“360度拧腰顶”柔术动作,是天津市杂技团的原创动作,杂技演员呈倒立姿态,腰部为身体中心,以腰部力量带动双腿,进行360度旋转。这个动作对演员关节的柔韧度和肌肉力量,都有着非常高的要求。
  李敬宇出生在杂技之乡吴桥,7岁便进入杂技学校学习。日复一日的艰苦训练,给她的杂技表演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空竹、转毯、绸吊、滚灯等多种杂技,在她身上体现了青春杂技的无限可能。
  为什么会学习那么多项目?李敬宇说:“我想有更多站上舞台的机会。”
  最开始李敬宇练的是集体项目转毯,这个节目曾经在全国第八届杂技(魔术)比赛中拿了金奖。节目中有演员们叠起来的动作,当时年龄小、身材娇小的李敬宇是“塔尖”上的人。可是随着年龄增长身体发育,身高体重都在增长,有些动作就做不了了。因为伤病需要休养,她一度离开舞台两年。可是李敬宇渴望站在聚光灯下,于是她开始练习更多的项目,尝试做单手倒立表演。那个时候她已经二十岁了,这个年龄尝试新的杂技技术,困难可想而知。每次倒立训练,除了要克服身体的不适,还要忍耐心理上的焦躁。
  在古巴的一场慰问演出,她即将登台时,因为节目时长的限制,她的节目被取消了。一开始她的心情特别低落,可是渐渐地她想通了,“只有足够优秀,我的节目才不会被第一个删掉”,她下定决心,要让自己的节目“不可取消”,要练习更多的节目和技巧,才能有更多的机会站在舞台上。转毯、绸吊、柔术、滚灯,李敬宇一次次地挑战新的任务。
  在《络丝》这个节目中,有大量快速旋转的动作,李敬宇对旋转特别敏感,练习这个动作时,她晕眩到呕吐,但是休息几分钟后,不适稍有缓解,她就又开始训练。在对技术的千锤百炼之下,她又将一台美轮美奂的演出呈现给观众,不仅展示了中国文化的意蕴,也诠释着中国文化的精神。
  跨界合作
  探索杂技新颖表达形式
  在《技惊四座》第二季中,节目汇集了30支优秀杂技团队,将传承千年的中华杂技艺术“流行化、年轻化”,将杂技与其他中国传统文化形式融合创新,深入浅出地打造“杂技+”新模式。在半决赛中,选手们以“杂技+”表演向决赛名额发起冲击。杂技和英歌舞、现代舞、艺术体操、国乐等艺术形式的融合,让观众大开眼界。
  作为潮汕传统民间艺术,英歌舞融舞蹈艺术、南拳套路、戏曲演技于一体。节目中,“破圈计划”组合携手普宁南山英歌队,在古老地圈与潮汕英歌舞的碰撞中,展现一曲雄浑豪迈的《战歌》。
  来自北京杂技团的杨业君在半决赛舞台上,携手职业现代舞者陈伟杰,上演融入平行世界概念的“科幻大片”《我·我们》。在交织错落的弹力带中,他们以细腻的绸吊与现代舞表演,探讨信息时代人类的复杂心境。
  来自中国杂技团的曹凯此次与夜叉乐队鼓手王石展强强联合,以球技表演《疯狂艺术家》点燃全场。弹球与架子鼓巧妙配合,踢踏舞与鼓点相得益彰,精彩表演令台下观众热血沸腾。
  天津市杂技团艺术室负责人赵海鹏介绍:今天我们已经对杂技的创作进行了转型。以前的杂技我们只是一种单纯技术的体现,它跟舞台是割裂的。如今,我们产生了杂技剧的概念,天津市杂技团创作的第一台比较大型的杂技剧是与上海相关团队合作的《胡桃夹子·海上梦》。此后我们团独立创作丝绸之路文化主题的《锦绣中华之丝路长歌》和《锦绣中华之锦绣之花》。现在的观众欣赏水平越来越高,一味的展现技术已经满足不了观众的需求,无法激发观众想看的欲望。杂技融入剧情,挖掘咱们中国自己的故事,是今后杂技节目创作的思路。因为杂技是个很包容的东西,我们可以与音乐剧合作、与儿童剧合作,我们最近正在准备拍一个与舞台剧、话剧融合的作品。现在中国的大部分杂技院团都在走剧目化这条道路。
  谈到杂技剧剧本创作的难点,赵海鹏表示:杂技的剧本创作难在杂技与故事性的融合,杂技的动作在剧中的展现,要完美地融合到剧情里面,要符合逻辑,具备合理性。是技巧服务于艺术性,还是艺术服务于技巧?技巧过多的话影响故事的情节,使人感觉很突兀。艺术性、剧情过多,又丢掉了杂技剧的特性。所以说杂技剧剧本的创作难在哪?难在找平衡。我既要完整地讲通这个故事,又要让观众感觉到杂技的动作在节目中出现是非常合理的。比如,在我们创排《锦绣中华之锦绣之花》的时候,里面有一段范蠡把西施进献给了大王的剧情,怎么体现范蠡内心的纠结呢?我们运用了杂技中的球技。饰演范蠡的演员,开始进行2个球的球技表演,随着他的内心波澜,球速越来越快,球的数量也在增加,最后以9个球来演绎范蠡的内心起伏。
  演绎好故事
  杂技破圈对演员提出更高要求
  在《技惊四座》的舞台上,李敬宇对于角色的神态刻画也是非常出彩的,得到了多位评委的表扬。
  “现在的演出市场,对杂技演员的舞台表现力有很高的要求。”赵海鹏说,“院团对杂技演员进行多元化培养。首先舞蹈的功底是必不可少的,我们创排的这几个剧目,杂技演员承担了大量的舞蹈表演任务。现在剧目的剧情越来越有深意,就要加强对演员表演功底的系统培训,我们马上要创排的一个魔术互动剧,要求演员在舞台上开口说话,院团会对演员进行台词表演的培养。所以说杂技演员的培养要与市场需求相辅相成,一定要多元化,不能墨守成规。而且,演员也要主动去适应不同类型演出的要求,比如李敬宇这次参加的《技惊四座》,就是一次很好的尝试。通过一个综艺节目,让没有走进剧场看杂技的观众,看到我们的杂技还能那么的美,那么的具有故事性,让行业内部的从业者,看到杂技与那么多种艺术形式结合,从而激发出无限的创作灵感。”

  此外,赵海鹏表示:如今的市场,对杂技演出的舞美也提出了更高要求。老百姓的眼界高了,对我们的要求也就高了,我们自己就得从各方面来提升,才能吸引观众进剧场看戏,你要给他出乎意料的惊喜,他才能再次甚至多次进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