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媒体报道
陈少峰:建设文化中心城市应该考虑五大要素
2013/5/29 13:35:34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一、带着文化的理念思考城市

 

  首先,城市应该有很丰富的文化,这个很丰富的文化应该满足人们的文化生活,我们建一个城市要有文化,文化是什么?文化是人们内在的需求,所以,需求很大,但是文化不能是单一的,它尽可能要有丰富性,尽可能有体验,不可能仅仅有老一辈的文化,没有现代文化也不行。我们现在做城市有一个很大的毛病,总是说我们这里是宜居城市,所谓的宜居现在都做成景观型的城市,而不是文化型的城市,换句话说现在都是人工造景,包括城市都做成景观,但是没有做成一个有文化的新的区域。

  现在好多地方都叫文化地产,其实就叫景观地产,或者叫没有文化的景观地产,很明显,搞地产的人特会用文化来忽悠,在小区门口一个小水坑,倒两盆洗脚水,这个地方就叫威尼斯花园,每个地方都被地产商忽悠的不行。

  但是我们也反思自己,地产商所有的宣传都打着文化,这个很奇怪,地产商加上这个概念,写上几段华丽的字词价值就提升很大了,这就是现在的现状。做文化的人没有把文化做到城市里,不做文化的人打着文化的旗号,这是一个文化的时代,真真假假,反正连没有文化的人都要打着文化来赚钱,这是一个很真实的事件。

  其次,城市的文化是生活的文化,不能脱离生活,生活就需要有就业,就业就需要有产业,这个城市不能做成纯粹的景观,它必须能够有住宅和商业、产业平衡发展。大家都知道昌平的别墅最多,别墅就变成保姆消费了,但是没有产业,平时都进城了,保姆在周围买点儿咸菜或者买点儿简单的菜,高尔夫也就是几个人打,这个都是不行的,一个地方必须要平衡这种产业的发展,换句话说必须有城市可持续化发展的理念。

  第三,每个地方必须成为一个区域的文化城市,你不能跟别人雷同,要有自己的特色,有自己的竞争力。很多人都说河北要成为北京的后花园,我觉得等于剥夺了当地人们的文化权利,每个城市都要有自己的文化自主性,最典型的就是天津,天津民国的时候跟北京属于文化的双星,现在优秀的人才都被吸纳到北京来了,这个城市就没有文化自主性了。我们要建立很多区域的文化中心城市,叫区域核心区的文化。

  第四、要建未来导向的文化,而不是传统回归文化。这两种文化一直有斗争,我个人最后发现两种人我都不喜欢,一个太老气,一个又太超前,我现在很麻烦,找不到文化的归宿,这就是我现在最焦虑的一件事儿。但是我认为文化还是要未来导向,因为你怀旧也不行,我们现在没办法引领我们的时代,我们现在就缺一个引领时代的价值观,我们应该提中国人的核心价值,而不是提智库的核心价值。

  第五、文化人才还是第一资源。各地都建场馆,争着保护场馆,其实把文化的钱全部弄成建场馆,建完以后我们每年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以国家大剧院为例,国家大剧院投资34亿,现在每年要补贴1.5亿,没几个人能到那儿看,硬件建的太豪华,各地的大剧场好多都经营不下去,好多地方就委托保利经营,把剧场免费给保利经营,还每年给他一千万或者一千五百万。我们国家扶持文化的钱都放在硬件上,通过硬件又造福了少数人,多数人没有从这里面获益。我们好多场馆,我们中国体育的产业产值,不算李宁等这种外围的号称是卖体育服装,卖体育的传媒和体育赛事儿带来的收入,中国是美国的1/500的收入,我们运动会是它的500倍,场馆是它的100倍,但是整个亏损,财政全部去贴场馆,这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所以,理念的视角还是要转过来要从制造业的视角转过来。

  二、一个城市需要做七种文化

  第一种是提升型文化,就是改变人们素质的文化,包括激励人们奋发向上的文化,这是我们政府最常见的、做的最多的,包括学者一直在做的事情,但是最大的一个问题是什么?就是我们政府在提升的时候,小孩都跑掉了,都被外国人给洗脑了,我们现在提升的目标很奇怪,改变要提升脑子很顽固的成年人,小孩都不管,这很怪异。提升型的文化很好,但是我们游离了大众,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第二种是满足型文化,大家有什么需求我们去满足它,有两种,一种是政府正在做的基本文化权益的保障,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但是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太多的是把钱花在建场馆上,这是不对的,包括我们博物馆,好多博物馆在国外都做成动态的巡展,经常搞讲座,有很多知识传播的活动,我们变成展示帝王将相的所有在历史上的成就,而且我们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共产党自己的文化博物馆,全都是古代帝王的,不知道这是干什么,我们为什么要展示过去,不展示今天?

  文化产业角度有一个好处,一个坏处,好处就是让大家娱乐,坏处就是比较低俗,因为大家搞文化产业其实是为了放松,所以,这是很大的问题。虽然文化产业比较低俗,但是我们未成年人全部被国外的文化产业给洗脑了,文化产业在文化的影响力中可能占有70%以上的地位,这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事情,我们的年轻人反复的受国外的熏陶,举出的品牌全是洋品牌。

  第三种是支撑型文化,社会要发展需要很多支撑,包括城市的文化理念,包括社会制度等等。

  第四种是观赏型文化,观赏型文化包括城市景观,标志物,文化交流活动。其实中国人很重视漂亮,很重视面子,很奇怪,好多人结婚的时候要找一大批的车来,搞一个车队上街游行完以后再回去,我实在想不通他要干什么,这件事儿有什么意义,你就是悄悄的躲在车里,拉着你逛一圈回去就表示你结婚了,干的一点意义没有。所以,中国搞政绩工程也不能只怪政府,我估计老百姓从骨子里到外面都冒着面子工程,不要光说政府。标志物本来形象是好的,但是现在好的东西很容易被人整成很浪费,巨大的浪费,这是有问题。

  第五种是应用型文化,这是中国非常有前途的东西,拿文化和文化产业做奢侈品,做创意设计,做文化旅游,这是现在世界上一个很重要的潮流,好多人都以为乔布斯忽然间冒出来那么多好的iPhone、iPAD,乔布斯第一次离开苹果公司之后,它其实创办了一个公司叫皮克斯动画电影公司,这个动画电影公司现在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动画电影公司之一,拍了13部动画电影,平均票房5.5亿以上,没有一部是失败的,乔布斯1997年回归苹果公司之前很长时间都在搞文化产业。他用文化产业的方式重新回归到电子行业。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应用。

  中国人如果不好好做文化和文化产业,想做奢侈品是做不上去的,搞服装的人天天讲面料,面料做不成奢侈品,面料只能提供一些高端的原生产品,但是不能形成一个很重要的产业,中国很多搞文化旅游,像大同造城,这个文化旅游没文化,它只是想把历史上的文化复现出来,我敢说没有人专门为了你造了一个复古的城专门从北京跑去那边旅游,不可能。但是在上海搞了一个迪斯尼,我们专门从北京去看迪斯尼,这个百分之百可能,但是看你的古墙不可能,因为我都看过,没意义,你还花那么多钱去做,我不是说旅游不要做,而是说那种是最没有文化的旅游,肯定没吸引力,把城弄起来,也不要设计,拿一个图肯定没有创意,没有设计,没有魅力,没内涵,没有体验性,这是有问题的。

  第六个是竞争型文化,我觉得一个城市应该有自己的文化,竞争力,城市之间不断的竞争是好事儿,如果没有竞争力都被大城市吸纳走了,这是有问题的,剩下的都变成躯壳,没有灵魂。

  最后是保护型文化,包括文化遗产和传统传承。我到北京郊区看一个寺庙里的壁画,怕灯光,结果封住了不让我们进去,里面天天在剥落,我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全剥落了,最后没有人看就让它剥落,你让它剥落不如让全北京人都去看,既然它要剥落你没有保护办法为什么不让大家看?最后就让它弄没了。某些单位的人看到死的东西它就很高兴,看到活的东西他就不高兴。

  三、文化产业应该有很多角度

  如果一个文化中心城市要做成真正的中心城市,特别成为世界中心城市的话,必须满足这些条件,或者我们沿着这些方向去努力。

  第一个,这个地方能够不断的吸引文化人才,包括明星和为明星服务的经济人才,文化内的人才,包括文化科技的人才持续的集聚的地方,这就是一个最基本的要素。

  第二个就是你不能光引进外面的人来你这儿演出,你要输出你的产品,你的文化产品是往外输出的,比如我们打造一个东西往外输出,这个北京目前还很弱,北京有一些输出,比如电影、音乐有这种输出,但是输出的内容产品品牌的东西还比较少。

  第三传媒很发达,新媒体很发达,北京成为世界中心最有利益的是传媒业比较发达,新媒体也会比较发达。

  第四个夜生活要很发达,用我们的话说醉生梦死,醉生梦死是文化繁荣的一个很重要的标志,因为文化繁荣的一个标志就是娱乐很发达,娱乐很发达的标志就是醉生梦死,大红灯笼高高挂,大家都在后海晚上演唱,晚上路上看到一群疯疯癫癫的人唱着歌回家就是盛世,盛世很简单,老百姓的日子过的很好,忍不住要放声歌唱,自己唱不了请人唱给我听。

  第五,这个地方应该成为知名文化传媒企业的总部基地。

  第六,文化交流及会展业发达,像香港、新加坡他们举办会展的水平都比我们北京高得多,而且举办的都是真正有国际档次的。而我们因为资源多,做事儿比较随便。例如北京奥运会留下的一个遗产,好多人说人文奥运、科技奥运,你会发现我们北京其实没有继承奥运最重要的一个遗产,就是认真把一个事情做好,奥运最大的遗产是这个,认认真真,踏踏实实,非常负责任的把一件事情做的非常好,这就是奥运遗产,北京没有把这个东西作为核心,专门讲人文奥运,说了半天不了了之,啥都没有,你就是把一件事情做好就行。

  另外就是时尚和创新的前沿性地位,好多地方,特别是北方的城市,往往忽视了,其实大家都知道中国历史上每一个城市都是往前走的,没有人往回走的,像西安最典型的特点就是当时的最前沿的一个城市,世界文化的中心,现在的西安老想回到唐朝,人家唐朝都不回到汉朝,你就回到唐朝?现在西安的人一讲起来,建筑一弄起来就回到唐朝,唐朝是他们的代表,他知道什么是唐文化吗?唐文化是当时世界上是现在的纽约,那是发布前沿的地方,连唐玄宗自己都搞了霓裳羽衣,拿到今天说不定也可以搞实景演出,这是一个很前沿的事情,中国人好像以为把一个仿古的建筑建起来就行了,我们现在仿古的建筑都很丢人,三五年墙壁都剥落了,五台山的房子从唐代到现在还在那儿。

  最后一项就是出口,包括两个,一个把老外吸引来消费。第二是能够输出一些文化产业。换句话说,我们应该影响国外的未成年人,这才是中国软实力将来的情况,如果你仅仅靠政府搞一些京剧走出去,偶尔搞一点小打小闹都不行,老外洗我们的脑,我们就洗他们的脑,互相洗脑这才叫文化的对等,做到这一点必须搞文化产业,靠政府的补贴是做不出来的。

  四、应该有丰富的城市美学

  现在好多城市,老搞雕塑,雕塑又没任何文化艺术的理念,比如有的城市在城市的街角搞了一本书,好像鼓励大家要读书,在动物保护的地方雕了一只虎,甚至北大很少的人在某个学院面前弄了一个傻傻的建筑。大家要知道,欧洲人跟中国人根本不一样,中国人根本不会欣赏雕塑,中国人都没上过雕塑课,而且中国人的雕塑也是艺术家没有考虑我们大众审美。所以,我们的雕塑不能融入大众的生活,也不能作为城市文化,仅仅是少数艺术家把作品卖给官员的一个表现。所以,我们现在城市的艺术融入的水平是比较低的,它没有考虑到大众,没有考虑到生活,没有考虑到城市的特征。城市艺术和城市美学的角度我们确实需要融入很多东西,但是我们现在确实有所欠缺,包括艺术品产业,中国艺术品产业非常大,但是大家收藏都想占有它,然后我们再也看不到了。中国现在私人手里的收藏品大概有40万亿人民币以上的价值,都放在家里不拿出来,其实这个东西都是可以丰富城市的内容。

  五、需要重视和需要纠偏的角度

  第一个我们应该更加重视文化内容的创造,不是继承简单的宣传的口号,我们确实要创造一种内容,各个领域里都有很丰富的内容,包括有各种各样的演出,内容很丰富,然后影响未成年人,如果我们影响不了未成年人的话,大家想我们下一代被别人占领了,那国家就没有安全了。所以,我们讲国家文化安全就是你的小孩最终跟着谁走。

  第二个角度避免硬件思维,中国人以前穷惯了,后来某一天日子好过一点想办法占一块地方,然后盖房子,然后再想办法把物品往家里搬,所以,加上我们制造业,就形成硬件思维,硬件思维已经无处不在了,搞什么东西一套房子先盖起来再说,找一个人来规划。其实这个除了地产的影响,还有好多他们不知道,硬件其实是没价值的,你会发现硬件如果没有软件的话,那是毫无价值的。

  第三,要避免文化产业的同质化竞争。

  第四,在文化产业方面应该以企业为主,而不是以产品或者项目为主。

  还有,现在很多地方搞产业园都是在圈地,其实并没有做出文化,因为政府希望你做文化产业,但是园区的运营商希望尽快把房子卖掉,这个没有对接好。目标、需求不一致,现在好多地方都做了好多文化产业园,但都没有文化创造出来。

  另外,我们要吸纳借鉴创造,而不是复古,要保护但是不要复古,保护跟复古其实是两码事,保护是传统的我尽量延续下来,而不是我一定要回到过去,盖过去的房子,不是这种概念,我觉得应该是保护、借鉴、创造,民国时期的中西合璧的建筑还是很漂亮的,还是要有创造的。

  最后,青少年消费者现在喜欢西方的东西,喜欢娱乐的东西,不喜欢任何厚重的东西,也不喜欢传统的东西,他们连书都不看了,他们现在上的就是微博、微信,所以,现在很麻烦,中国本来应该搞文化建设的,等到我们开始重视要搞的时候,年轻人已经不要你的文化了。如果我们从80年代开始大家很热心的想弄文化可能还很好,但是我们今天要做文化的时候,青少年根本就不理你这一套,而且外国人的势力已经抢占了我们整个市场,我们现在文化断代的问题,这个问题很严重。(本文是陈少峰在第一届民建城市发展论坛上的发言,有删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