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业界动态
让艺术激发城市的潜能
2021/7/26 9:32:30

来源:解放日报


  今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清华大学考察时指出,“美术、艺术、科学、技术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相得益彰。要发挥美术在服务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要作用,把更多美术元素、艺术元素应用到城乡规划建设中,增强城乡审美韵味、文化品位,把美术成果更好服务于人民群众的高品质生活需求”。如何将更多的美术艺术元素运用到城乡规划建设中,引发众多一线工作者思考。
  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设计系教授程雪松毕业于同济大学建筑系,对如何通过艺术手段激活城市空间多有思考,也经常带学生赴上海中心城区考察、调研,探讨公共艺术为城市更新服务的方式。
  本期“见识”请程雪松来讲讲他对“如何用艺术为城市策展”的思考。
  公共艺术的作用和价值
  解放周一:近来,“如何将更多的美术艺术元素,运用到城乡规划建设中”这一课题颇受关注。你学建筑出身,如今从事都市环境设计实践研究和教学。关于上述课题,你是如何思考的?
  程雪松:讨论应对这个课题的可行方案,离不开对时代发展趋势的把握和深刻认知。
  当前,中国城镇化进程面临深刻转型已成共识。首先,城镇化由增量减速转向存量提质,由大拆大建转向环境的精细化营造。在增量减速、存量提质的背景下,城市的空间生产新常态表现为由“建”转“营”的内涵化过程。
  其次,如今,包括城市规划思维在内的各种可能影响未来城市面貌的思想方法,面临由“确定性管控性思维”向“复杂性发展性思维”的转向,空间感知、社会治理的重要性逐渐凸显。
  再次,现在生活在城市里的人,无论来自怎样的专业、职业背景,其实都对城市公共空间的品质和审美有了更高的要求和期待。越来越多的人希望城市的建设规划、建筑实践可以更多地通过艺术的方式激活空间,塑造充满人文气息和人情味的城市生活。多重因素叠合之下,相信让美术艺术更好地为大家的品质生活服务,也会成为一种共识。
  由此带来的一大挑战在于,如何准确理解公共艺术的作用和价值,如何让它更多起积极正面的作用、成为城市文化自信和软实力的一部分,而不是仅仅满足于让空间成为随时可能引发互动的线上秀场,让空间本身的深度和整体感,被碎片化的信息和传播消解、取代。
  解放周一:你所理解的公共艺术的作用和价值是什么?
  程雪松:公共艺术通常指由政府和社会资金支持、置于公共空间并含有社会精神的艺术。它伴随后现代文化兴起,一度尝试摆脱形而上的精英文化,更多关注公众日常生活和城市公共空间。
  目前比较典型的公共艺术实践大致可以分为几种:开发者拿出工程建设经费中一定百分比的预算,投入公共艺术项目;与公共建筑、公共空间融合的艺术项目;公共设施艺术化。可见,作为理论和实践交织的艺术形态,公共艺术具有公共性、就地性和空间多样性。
  随着城乡规划学科的发展和城市更新实践的深入,如今在我国比较受到关注的公共艺术形态包含且不局限于雕塑、壁画、涂鸦、装置、路面铺装、城市家具、艺术花车、环境小品、大地艺术及多媒体交互性艺术活动。作为一种比较独特的媒介,公共艺术自带高浓度的情感和文化信息,重塑着城市公共空间,赋予其所处的环境意义和内涵。
  在我看来,公共艺术的核心作用有三,分别是“搭建平台,推动公共交流”“传播美学,开展社会美育”和“提出问题,进行社会监督”。
  用艺术激发凝聚力是艺术家服务社会的重要方面
  解放周一:说到“搭建平台,推动公共交流”,你喜欢举第四届“国际公共艺术奖”全球大奖作品《感知》的例子。可以具体介绍一下这个作品背后的故事吗?
  程雪松:第四届“国际公共艺术奖”由我们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与国际公共艺术协会共同主办,其中一个来自埃及开罗的入围案例,至今让我和同事们印象深刻。
  过去几十年,位于开罗市曼什亚特纳赛尔社区的居民一直收集开罗人丢弃的垃圾,并分类堆放在社区里。由于存在大量垃圾,开罗其他地区的居民对该社区的印象就是脏乱差。社区居民因而被边缘化并被称为“拾荒者”。
  艺术家锡德首次走进该社区时就注意到,尽管有浓浓的垃圾味道、吵闹的交通噪音,但垃圾被整理得很整齐。穆卡塔姆山是当地的重要地标。站在山顶,人们可以俯瞰整个社区。后来,这一点成为艺术家创作最初的创意所在——从社区的其他街道,只能看到艺术作品的局部,只有站在穆卡塔姆山顶,才可以看到作品的全貌,看到50栋建筑的单色外立面变为一幅融橘色、蓝色和白色于一体的壁画。
  项目开始阶段,艺术家在草图上标注建筑物,没有与社区进行互动。但很快,居民开始提供自己的建筑以供绘画,并协助艺术家团队完成工作:一些人负责填补艺术家用蓝色、黄色和橘色绘制的空间;一些人负责搬运沙袋,将沙袋放在楼顶,固定供画家绘画用的手动电梯;一些人组装、拆卸和搬运电梯。当作品完成后,村民们和艺术家一起步行到山上,俯瞰整幅作品,为自家建筑上绘制的内容倍感骄傲。
  通过这些图案,艺术家想告诉大家什么呢?他想告诉大家,这个又脏又乱的社区其实是有内在的凝聚力的,而这种凝聚力需要艺术家通过艺术的元素和方法去激发。是这件团结的作品,将村民们联系在一起,共同构成一股力量,并借助这股力量改变了整个村庄的形象。
  这个案例启发我,类似创作活动本身是一场“对话”的开启,体现了公共艺术介入社会疗伤、建设良善社会的社会学内涵,不仅改善了城市本身的形象,对于提高本地居民关于城市进步的价值认同,也能起到非常积极的作用。
  解放周一:听说,后来,受此类案例的启发,你和系里的老师曾带领学生们在虹口区广中路街道何家宅小区,组织过一次名为“最后一公里”的公众艺术活动。
  程雪松:是的。活动策划伊始,我们发现何家宅小区属于一个比较典型的老公房小区,近年来住户流动性较大,但小区居民内心对改善小区面貌是有需求和向往的。在与居民交流时,一些人毫不讳言社区存在的问题和困境,还有一些人则坦诚表达了他们对公共艺术作品的好恶。由此,我们决定围绕着“记忆”“情感”展开创意。
  我们的学生跑去和居民沟通,请他们把自己身边一些带有纪念意义的老物件捐出来,然后我们做一些外观形态上的再设计,集中予以展示。最后大家看到的这个主题板块叫作“光阴的故事”。居民们贡献出的旧物(如顶针箍、粮票、调休单、手表等),由同学们制作成一个“小熊糖”的模样。带有居民回忆的情感温度的旧物,被一一包裹进一个小熊软糖形状的硅胶模型中,成为每一个都具有独特意义的小型展品。然后,我们再请老年住户把这一颗颗承载着“光阴的味道”的“小熊糖”转送给小区里的孩子们,让老人给孩子们讲述这个老物件承载的回忆和故事。
  主题展在何家宅小区的公共活动区域举行,艺术装置和其他几个主题活动板块一起,引来众多居民驻足观看。在活动正式开始前,我们已经感受到了居民们的热情,而他们的积极参与,成为此次公共艺术活动成功举行的最大助力之一,也引起我们对公共艺术如何服务基层、重塑社区更深层次的思考。
  活动中,我们学院的汪大伟教授感触很深。他说:“公共艺术拉近了艺术家和老百姓的距离,老百姓的困难和痛点就是美院师生设计创作的素材。”我们学院的学生作为直接参与活动策划和执行的“准艺术家们”,则深刻体会到艺术更好服务公众的积极影响。
  艺术的感性与城市规划建设的理性不矛盾
  解放周一:公共艺术的底色灵动、充满感性,城市规划与建设往往以科学、理性见长。如何融合这两种在气质上看似不同的思维活动,你有何建议?
  程雪松:这两种思维活动是完全可以融合到一起的,举个比较直观的例子:近年来,很多城市都建立了城市规划展示馆。我们梳理后发现,那些在展览和运营方面引入公共艺术视角的城市规划展示馆,往往更受到观众和市民的欢迎。事实上,城乡规划学科本身就包含了艺术要素,一些做得好的城市规划和设计更是在出现之初就具有艺术性的基因,只是随着人们对城市的空间品质诉求不断增强,大家对城市规划可以包含的公共艺术内容愈发重视了。
  解放周一:在你看来,城市规划可以包含的公共艺术内容有哪些?
  程雪松:城市规划可以包含的公共艺术内容至少可以包括:营造环境美学、建立艺术标准、参与社区规划。
  公共艺术擅长以艺术为符号媒介,在物理空间和社会感知之间架设桥梁。城市更新背景下的空间规划,往往十分注意对存量空间的价值保障和提升。此时,公共艺术介入凸显空间内涵、让大众感知、为空间赋能的特点,搭建公共交流平台、传播城市美学、提出社会问题的改善办法等活动形式,正好有了用武之地。
  北欧建筑艺术家穿透泰特美术馆墙体,设置多个五彩棱镜,让参观者从中观察伦敦街景。新加坡城市展览馆的参与者可与规划专业人员交流,成果形成议案提交管理部门。可见,公共艺术在塑造城市形象、吸引公众参与、引发个体共情和群体共鸣方面,有很大潜力可以挖掘。
  当然,艺术标准往往不是刚性的,重在引导。如1961年《纽约区划法》中规定,开发者提供公共艺术可获容积率奖励,浙江台州近年也推出类似的文化政策。政策条例会受到艺术团体及其实践的影响,协调投资者、运营者、使用者和监管者之间的关系。同时,法规对艺术机构和艺术家的资质、艺术类型的判定和艺术作品的落地等,也须有细致严格的标准。
  公共艺术构建的传播空间也并非精英艺术殿堂,不应对来访者进行专业和背景设定,宜倡导观众与艺术呈现的内容不期而遇,通过协商式的沟通,产生积极的心理对话及行为互动。
  如今,“社区导向”是城市规划转型的重点之一,公共艺术又崇尚“包容多元”“增进交流”,两者合力,相信会有更多对社区发展具有建设性意义的内容或项目涌现出来。
  让空间的城市化为人的城市化助力
  解放周一:如今,通过艺术元素和艺术手段的运用,助力城市更新,为不少世界知名城市构筑起一道道亮丽的风景线。近年来,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活动持续举办,不仅提升了展览活动所在空间的品质,也为上海城市形象的提升添砖加瓦。除了重塑空间形象、提升城市形象,公共艺术还可以在哪些方面为城市更新助力?
  程雪松:如今,关于“城市更新”的内涵,社会各界有不同理解。有时候,艺术界或文化界谈的“城市更新”跟规划界讲的“城市更新”从内涵到外延不一定完全一致。但我认为,这都不要紧。
  从我们的实践经验来看,未来能够“落地”的城市更新,既可以是业态的更新、环境的更新,也可以是管理上的更新、理念上的更新。只要我们的城市能够在空间的城市化之后,推动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人的城市化,我想,我们就可以认为,“城市更新”正在发生,并且将使我们的城市不断向更好的阶段迈进。
  近年来,我们系的老师曾多次带学生赴上海中心城区考察、调研,一起探讨公共艺术为城市更新服务的方式。就我们目力所及来看,公共艺术可以助力城市更新的支点至少可以包括:助力业态更新、提升城市环境品质和直接推动艺术空间落地。
  比如,我们曾带学生参与研讨福州路上外文书店、上海古籍书店所在空间的更新设计方案。具体调研下来,我们发现,福州路在上海具有特殊的地位。尤其,在上海很多文化人士的心目中,都有福州路一席之地。大家对福州路有着深厚的情愫,这就意味着,书店的设计不仅要关注空间本身,更要关切其所在的地理位置在整个城区的文化意义甚至是符号意义。我记得在我读大学的时候,经常会去福州路,买书、买纸、买模型都要去那里。与那时相比,现在的福州路似乎不那么有人气了,但这不代表,我们不可以通过一些新的想法和手段,吸引新一代的年轻人多多来到福州路。
  仅以我们学生设计的方案来看,尽管作为“准设计师”,他们的想法有不少待改进之处,但年轻人有年轻一代的想法和眼光,有独属于他们这一代的视野和关怀。我们的学生不仅对需要设计的空间做了非常严谨的历史资料收集,也努力寻找在古往今来之间架桥的好办法。我们有学生将金宇澄《繁花》里面的一些故事情节,作为组织外文书店空间布局的线索;有的学生以读书会这一新兴阅读活动为载体,设计了一个回字形的阅读交流空间,希望在不断发展的现在,为古籍书店增添新的生命力;有的学生借鉴记忆中的空间,还原上海海派城市建筑文化空间,将独具海派建筑风格的弄堂建筑特点引入空间中,在重新打造海派空间文化、以文化软实力拉动书店经济的同时,不忘打造一个有“感知”、有“商业”、有“座椅”、有“网络”的空间。
  市委书记李强在上海大学调研时,曾寄语美术学院“要立足为人民、为艺术、为生活、为城市充分营造处处有艺术、处处有美学的良好氛围”。事实也证明,当我们怀抱类似的理念带着学生一起投身实践,学生们也通过这样的方式,保持着跟社会的交流和沟通。他们不是在自己的书斋里孤独地从事创作,他们首先是跟社会、跟公众保持互动又心怀使命感的时代青年。

  这些年,我们为街道店面做过改造,和小店业主讨论过合适做招牌的字体,参与改善了一些街道、河道景观,也直接推动过一些艺术空间的落地。我们充分感受到,同城市化一样,公共艺术不仅始终处于动态的发展过程,且具有“接纳”“沟通”“嵌入”“共融”“多元”“过程”等趋势特征。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当城乡规划逐渐将公共艺术纳入研究视野,公共艺术实践本身又更多地与空间规划相融,将会有更多积极的变化,在我们日新月异的城市生活中发生。